当前位置: 射影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父母重生了 >

357:净身出户武时清

357:净身出户武时清

吃饭仙人 直达底部

    球场里此起彼伏的怒吼和加油声还在继续,李江河已经开车回到工厂了。

    “呃”,李江河拿着样品挠挠头,“这就是大屏吗?”

    大屏的阅读器看上去并没有六寸屏的精致,而且这时候的技术,也就是七点八寸了,说是大屏,其实也没有大多少。

    “最大的了”,宇文博士拿过来一个普通六寸款对比道,“E-LINK和圆太的水墨屏也都是六寸的,这种七点八寸实际上如果我们应用的话,就是市面上目前最大的水墨屏了。”

    李江河拿起一本特意放在这里的漫画书比对了一下大小,“能量产?”

    “量产还有点时间,样品还要继续调试呢”,宇文博士指指漫画书:“这跟单行本的漫画书就差不多大了,老板你可以点开看看。”

    李江河开了机,可以明显感到刷新频率不如之前的六寸版。

    分辨率嘛,就是KPW1的感觉,模模糊糊,勉勉强强能看。

    但是精细度要和真的纸质漫画书比,那就捉襟见肘了。

    何况,PDF的版面开起来比例还怪怪的。

    相当于被迫缩小了画面,说是七点八寸的屏幕,扣除掉白边之后,跟六寸也没差了。

    当然,六寸的扣除白边,看起来那就更小了。

    李江河虽然心里叹了口气,但还是鼓励宇文博士道:“干的不错,参与的工人多发一周工资,你和其他研究人员多领一个月的薪水。”

    “谢谢老板”,宇文博士作为钢铁直男看不出李江河心底的失望,还是美滋滋的。

    李江河也明白宇文博士尽力了,只是这个样品和他心里的“样品”差的还是有点大。

    走出工厂,跟路上遇到的一两个工人打了个招呼,李江河开车在城市里乱转悠。

    随便找了家自己的奶茶店买了杯半糖的焦糖奶茶,兼职店员也认不出他这个大老板,吸着奶茶,又咬了口新上的鸡排,高热高糖高卡路里让他的心情提振了不少。

    店里买鸡排的人不在少数,李江河感觉每五个喝奶茶的里就有一个顺便买了鸡排。

    管他什么卡路里,快乐就完事了。

    “喂”,李江河的手机响了,他了一眼来电显示,“武哥?”

    “嗯,是我,你现在在哪呢?”,武时清在电话里问道,听语气比较着急。

    “呃,我想想,雨花台靠江苧这边”,李江河开速吸溜两口奶茶。

    “你回秦淮雅居一趟,来老柴的别墅,我说个事”,武时清说道。

    “好好,我这就回去”,李江河把吃完的鸡排袋子和奶茶杯随手扔进垃圾桶。

    开车的时候,李江河挺疑惑武时清突然找自己是干什么。

    他在过年这两个月跟武时清联系不多,毕竟不在一个地方过年,武时清祖祠不在应天核心几个区,这年头又没有视频通话,就算是有,两个大男人也不至于一日不见就甚是想念。

    柴宜斌的别墅前,李江河敲了一下门。

    “哈喽武哥,老柴”,李江河随后把门带上。

    柴宜斌还是老样子,皮肤偏黑,身材精壮,看上去就是精力旺盛的类型。

    “靠,武哥,你这,晚上要节制啊,科学证明吃腰子不补腰子”,李江河开了个玩笑。

    武时清看起来比年前可憔悴太多了。

    黑眼圈略重,同样是松垮风的衣服,以前穿着是“潇洒”、“随性”,现在看着则真有点“垮”了。

    “去去去”,武时清随意挥挥手,“你武哥我的腰子还用补?”

    “那你这是怎么了?”,李江河跟武时清和柴宜斌坐到沙发上。

    柴宜斌笑道:“虽然武哥腰子没问题,但说到底,这事还真跟他的腰子有那么一点点关系。”

    “我是看出来了,你就是损友”,武时清抬脚踹了一下柴宜斌。

    “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柴宜斌贱笑道:“我还能是益友不成?”

    “你小子,FxxK”,武时清也拿根本不要脸的柴宜斌没办法,“唉。”

    “到底什么事啊,这么吊胃口”,李江河好奇道。

    “还能是什么事”,柴宜斌确实是损友型的,“金屋藏娇,东窗事发了呗。”

    “嘶”,李江河想起来了。

    “你一边笑去”,武时清又踹了柴宜斌一脚。

    “三言两语不好说,总之,你武哥我现在是被扫地出门,净身出户了”,武时清憔悴归憔悴,精神状态倒是还可以,仍玩笑道:“我这两天捉摸着改姓呢,要不就姓李吧?”

    “欸,者可别,老武家和老李家犯冲啊”,李江河笑道:“李唐差点就真变成武周了。”

    “你”,武时清一句MMP堵在心口里说不出来,颇有些咬牙切齿:“你俩,真是我的好兄弟啊!”

    “不是,武哥,那你现在,是什么意思?”,李江河正经问道。

    他都不用问为什么武时清被扫地出门,净身出户,在早有婚约的前提下,爱上别人就是原罪。

    这又不是古代社会,还能纳妾,虽说也可以悄悄养着,但是就武时清未婚妻那个性格,他要是养外室被发现了,那第二天就不是净身出户,而是直接“净身”了。

    何况两家长辈也丢不起这个人。

    武时清想的又是明媒正娶,而不是金屋藏娇。

    从这一点,他还挺有责任感,渣男与否看起来也是分对谁的。

    “还能怎么个意思”,武时清叹了口气,“让你们先救挤我点呗,我记着你这里还有我的一部分股份是吧?以后分红直接打给我吧,我卡换了。”

    “真净身出户?”,李江河挠挠头。

    “这还有假?”,武时清苦着脸道:“就差把我内裤也扒下来留在家里了,我现在别说车了,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

    “你可别听他诉苦”,柴宜斌拆台道:“人家现在住在女方家里,比翼双飞,夜夜笙歌呢。”

    “屁”,武时清还是忍不住爆了粗口,“再说,那是人家的房子,那也不是我的啊。”

    “你们还分什么你的我的”,柴宜斌起身去酒柜里拿了瓶威士忌,又在冰箱里找出冰块模具,“就喝这个吧,你以前在茶室偷偷摸摸,怎么现在在家里倒索然无味了?”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0-2019 射影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