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射影小说网 > 女频频道 > 体面I >

370人生路(大结局)

370人生路(大结局)

简思 直达底部

    和隋静怎么斗嘴,其实白勍都不太放在心上的。

    能让她放在心上且操心的,也就家里头那么四个男人外加两个女人。

    侯聪那一家子都特别好。

    不好的是……荣朝凤。

    没进这个所谓的早培班什么都挺好,进了以后……

    这些孩子当中,荣朝凤的年纪还要比那些稍稍小一点。

    在以前的学校待惯了,真的班级里第一和年级第一就是随随便便努个力就能拿到的,只有他想不想,不存在拿不到一说。

    进了新学校……

    都比他大。

    人家参加各种竞赛的经验要比小凤丰富的多。

    小凤这小孩儿,他好。

    但他不是一点毛病没有的。

    又自信又阳光的小孩儿,进了新学校……

    叫人给灭了!

    在成绩上碾压式的灭了。

    没人欺负他。

    甚至那些哥哥们都很喜欢他,学霸之间如果有竞争那一定就是学渣的各种挣扎心里。

    在这些学霸当中,荣朝凤成了……学渣。

    这大概就是从天堂掉到地狱的感觉了吧。

    白勍早上四点起来上卫生间,迷迷糊糊经过客厅。

    “你这……是没睡啊还是已经起了?”她觉得后者的可能性偏大。

    荣朝凤嗯了一声。

    没回话。

    白勍进了卫生间,没一会拉门出来又回了房间,扔了拖鞋扯着被子上了床。

    嘟囔了两句:“你儿子现在就起来看书呢。”

    荣长玺伸伸手把人拉进怀里,这对夫妻俩又睡了。

    星期日嘛,没有孩子需要上课,可以大睡特睡。

    八点半,白勍起床了。

    “我之前和你说的,你听见没?”

    荣长玺;“你看看吧。”

    昨儿他去了一趟学校,倒不是老师找他,而是他自己专程去的。

    看到成绩单,然后去了解一下实际的情况。

    “这我儿子的成绩单?”白勍指指手上的东西。

    真的假的?

    她儿子确实有考的非常不好的时候,但大多数不是因为发呆或者嫌弃题太简单要么就是肚子疼各种找理由,没有理由的时候从未让家里操过心的。

    白勍认真看了看。

    碾压啊!

    这些小孩儿都是吃什么长大的?

    她看荣长玺;“你把卷子给我,我看看。”

    到底是什么题啊。

    荣朝凤的卷子就在荣长玺的包里呢,就在房间里。

    找出来递给她。

    白勍大致看了一眼。

    这初三才学的东西现在荣朝凤就学上了。

    过去好多东西她也忘的七七八八了,浏览了一圈问荣长玺;“昨儿你去学校了?”

    “了解一下情况。”

    “老师怎么说的?”

    “你儿子的好强的劲头比想象当中还要多些。”

    是好事儿。

    但也不见得是好事儿。

    “要不转出来吧,这么高强度的学习氛围我怕他心情不好。”白勍考虑更多的还是孩子的心理问题。

    她只要荣朝凤精神没有任何毛病,身体健康,她就知足!

    她不需要一个拿高分的儿子,她可以努力做个拿高分的妈妈。

    “你或许可以问问他自己,他愿不愿意离开学校。”荣长玺坐在床边套裤子:“就算是他暂时被打败了想要逃,我们做家长的也要替孩子权衡以后未来的路,情绪在我来看是小问题,谈的好就可以解决。”

    对于孩子成长过程中的各种小情绪,荣长玺不敢说他都了解,但对荣朝凤百分之八十的掌握度他是有的。

    随时都在观察着。

    稍微偏离导航,他会做一些小事情来推他归航的。

    “这已经都是初三学的东西了……”

    “有些孩子他适合按部就班,你儿子适合更强一点的高度的。”

    凭良心而讲,老大算是荣长玺带的最多的。

    他觉得荣朝凤的基因就特别的好。

    糖糖差了点。

    也有可能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白勍拿着卷子还在看,一道题一道题看。

    老实说这东西,有些她真的看不懂。

    这回不是不尽心了,而是真的看不懂了!

    不愿意浪费时间,和不会这是两码事。

    她就是想辅导,这回真的找不到地方下手了。

    荣长玺拉开门,去厨房做饭了。

    荣朝凤跟进厨房了。

    父子俩也不知道都在说些什么东西。

    荣棠还赖在床上睡大头觉呢。

    他妈叫他起床,赖唧唧的裹着被子抱怨。

    九点半,全家吃上了早餐。

    白勍看了大儿子一眼,把牛奶递给他。

    “谢谢妈。”

    “一会妈陪你去踢球。”

    荣朝凤:“今天不去踢球了,我要在家里学习。”

    白勍:……

    荣棠:“去踢球呗。”

    他不愿意学习,也不想待在家里。

    他想出去玩,想去找姥姥想去找大姨夫。

    “学习不能一口气吃成个胖子。”

    荣朝凤对他妈开始有所保留了。

    不谈了!

    内心的想法他不想对任何人说。

    他觉得自己很强,自己很优秀。

    优秀到那种,他从出生就是甩别人一截的。长到这么大听到的都是表扬,他永远都是嘴里那个别人家的孩子,可现在……

    荣朝凤的同桌比他大两岁,真的就是全方位的碾压。

    他不干了!

    白勍试着劝了,但劝的效果不好。

    这小孩儿现在就是对吃对喝对玩什么都不感兴趣了,除了学习就是学习。

    ……

    崔丹和白勍出来喝个咖啡。

    “怎么想起来和我喝咖啡了?”白勍一脸好奇。

    崔丹叹气。

    “怎么了呀,还叹上气了。”

    崔丹手握着杯子;“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和你三叔的问题……孩子一直都挺好的,突然之间就变了个人似的……”

    突然就变了。

    以前每天差不多八点钟就上床睡觉。

    “……你三叔都抓到好几回了,十二点还不睡觉抱着题做……”

    崔丹觉得这不对劲。

    这完全不符合这个年纪该有的,你看看别人家的孩子是恨不得抽出来一切的时间用来玩耍。

    孩子太上进了,她害怕!

    劝吧。

    现在劝不了了。

    “小时候的那种教育方式都不起作用了,我也怕给小凤耽误了……”

    崔丹在荣朝凤身上花的心思最多。

    荣朝凤一举一动她都小心留意着,就生怕给人养孩子养歪了。

    所以荣朝凤出现点问题,崔丹真的是特别难受。

    她没有教过孩子争强好胜,孩子以前也都挺好的,就是换了学校换了个人似的。

    “是不是学校有点问题啊?”

    她十分担心拔苗助长的问题。

    “他新换的同桌……”白勍大概讲了讲那小孩儿。

    她是听荣长玺说的。

    所谓的天才也不过就如此了吧。

    全方面的优秀。

    优秀到荣朝凤只能作配。

    就人家那种孩子,所有赞美的词儿都可以让那小孩身上扔。

    小凤现在就是陪跑阶段。

    崔丹:“和他比什么呢?这个世界上优秀的人多了去了,这样弄下去万一心里崩溃了怎么办?他才这么大点,你别搞砸了啊,我不是不相信大荣,可总有他看不到的地方。”

    养个孩子,成长过程中出现一丝一毫的危险崔丹都是害怕的。

    她觉得荣长玺的教育理念吧,有些过于相信小凤了。

    小凤是好,小凤是和爸爸妈妈都亲,但你别忘记一个问题,他是个小孩儿啊。

    小孩之所以叫小孩,就是有些时候他的自控能力是没有那么强的。

    “他爸和我谈了好几个小时,让我暂时别插手管,他说他没问题……”

    “不是啊童童,这出事情可能就严重了,就你儿子现在这个好强的劲儿这不是好事,你看过新闻的对吧?有压力是好事儿,可压力太大了他自己排解不出去到时候随便可能一句话都能导致他轻生,我不是吓唬你,现在的小孩有点脆弱的。”

    崔丹觉得赌不起的。

    白勍叹气。

    “他都和我谈了,我还是得尊重他爸爸的想法和意见。毕竟一直以来都是他抓,我相信他还是有办法的。”

    崔丹还想说,可转念一想,劝了也没用。

    这个小童童,有些时候就是过于听大荣的了。

    不是说夫妻之间商商量量的不好,但得客观啊。

    白勍请荣朝凤去吃了一顿大餐。

    烛光晚餐!

    顺带着和她这个小情人聊聊心。

    聊这个有关于学习的事情。

    她的意见就是……

    估计所有人都知道她对孩子的态度。

    没要求!

    身体健康,心灵健康就好,其他的一概不要求。

    也是因为谈心,白勍才知道荣朝凤确实比她想的更……怎么说呢。

    有些问题她没想过,但一个小朋友他只是看个表面想的就挺深的,就拿实事来说她和荣长玺没教过孩子这些,但孩子讲出来的话吧……不像是个小朋友讲出来的。

    一开始她是以母亲的身份在和荣朝凤聊天,慢慢就转变成了平级之间的沟通。

    荣朝凤问白勍:“妈,你觉得我怎么样?”

    “一百分你可以打到八十五分,这八十五分已经了不得了,你爸那么优秀的人当初我也不过才给打了六十分而已。”

    和荣长玺那时候比起来,白勍觉得她儿子更好。

    “我也觉得自己特别好,哪里都好。”

    白勍想擦汗。

    话是这样说,但咱们能不能……谦虚点?

    这话从他自己嘴里说出来,怎么就那么怪呢?

    荣朝凤分析了一下自己目前的优势,对比着同桌他成绩是差了但不是所有方面都差的。

    他也是他爸爸精英教育出来的优秀成果。

    “我不怕我也愿意受累受苦,只要我能追赶上他,我没有参加过那么许多的竞赛,不过我准备开始参加了,我爸和我说了其实那些比赛什么的不是必然,那些东西我都会,不会的我也能学会,我也不差一两场的竞赛成绩加分,我就是输在经验上了,我没经验啊。”

    白勍:……

    她儿子和她说没经验。

    “不累吗?”

    “累,可我不想输。”

    “其实输赢我觉得哈……”

    “我不要你觉得,我只要我觉得,这是我自己的场子,我不能接受他这样碾压我……”

    荣朝凤的神情都变了,白勍也不好继续谈下去。

    再谈她儿子可能真的就要崩了。

    “吃吧吃吧。”

    白勍和荣长玺谈过,还专门跑了两趟学校。

    真的是被逼的没招没招的。

    你没时间你没精力,可他是你亲儿子!

    他没事情你可以自由自在,他有事情成宿成宿睡不好的人就是你了。

    白勍现在就失眠。

    搞那些年的生意,就算是倾家荡产她都没失眠到这种程度。

    要去医院找心理医生。

    真的是全方位的折腾。

    怕啊!

    害怕儿子这紧绷着的弦断了。

    不敢想啊。

    也就奔波的这个过程,可能算是了解到白歆的心情了。

    就老母亲的那种无力感。

    任凭你多优秀,你有多钱你现在劝不了了,这不是讲大道理就可以过去的。

    荣长玺这点除医院以外的休息时间都搭儿子身上了。

    过去老婆摆在第一位,现在夫妻俩达成的共识就是荣朝凤第一。

    其他的都先放放。

    不指望他会成为多么了不起的人,他会有多大的事业,只希望他在和自己较劲的这条路上能打通关,能扛过去。

    这次如果过不去,心态摆不正,以后就不好弄了。

    太过于顺利,人容易飘起来。

    太过于受挫,难免以后对自我肯定这一块会带着怀疑的态度。

    荣长玺休息荣长玺陪,荣长玺忙就改成白勍陪。

    周末一家四口都在家,白勍也试着学做饭。

    在厨房里搞的这一块那一块儿的都是血迹,杀鱼呢。

    杀到最后杀的自己心灰意冷。

    她真的非常非常不喜欢进厨房。

    非常非常讨厌做饭。

    拿手机。

    荣棠跑出来:“妈,你叫外卖吗?帮我叫个豆包。”

    他就知道他妈坚持不下来的。

    全家都知道老妈不喜欢做饭的。

    就像是他不喜欢吃姜。

    白勍拿着手机的手顿了顿。

    你要是这样说……

    那她还真的就叫外卖了。

    她干吗难为自己啊,她不喜欢做饭啊。

    “妈妈太累了……”

    荣朝凤出来倒水,刚和他爸做好卷子。

    “叫个外卖吧,别逼自己做了。”主要他妈做饭也不怎么好吃。

    白勍:……

    “没事儿,你回去学吧,妈一会就做好了。”

    不就做个饭。

    荣朝凤:……

    他不想吃啊。

    直接说,好像有点伤人。

    “妈,别逼自己了。就是做个饭而已,不会做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吃外卖也不能证明我家不幸福。”

    他觉得母亲实在没有必要揪着一个小小的点不肯放。

    不叫个事儿。

    白勍:“你妈我呢,这人有反骨。你们越是想吃外卖我就越是想自己做,等着吧,我做饭。”

    荣长玺为啥不帮忙?

    他确实没时间。

    下班回来,其实整个人状态和精力都蛮差的,昨天晚上连开了几台手术,没休息好。

    回到家,得管他儿子,管完就趁着这么一会的功夫眯一下。

    下午还有家庭活动,毕竟男孩子你不能总让他待在家里,得出去疯跑去,这对身体有益。

    白勍是赶鸭子上架。

    一边剁一边叹气。

    不是不会做。

    没有耐心而已。

    结婚这么多年了,可以说几乎没进过厨房。

    荣长玺完全不用她。

    这个冷不丁用她了,她已经干不了这活儿了。

    在厨房一通折腾,得出来的结论就是,她需要请个阿姨。

    真的太需要了。

    能用钱解决的问题,最好就别折腾她了。

    专业的事业交给专业的人员去做,这才对嘛。

    荣朝凤:“妈,要不你请个小时工吧,做菜的小时工。”

    他看着他妈,觉得他妈马上就要崩溃了。

    成年人的崩溃可能就在一瞬间,荣朝凤体会到了。

    “儿子啊。”白勍试着深呼吸一口气:“你能把嘴闭上吗?挺好的一个孩子,干嘛长了张嘴呢。”

    这货,绝对就是荣长玺亲生的!

    以前没觉得像荣长玺,现在看着像了。

    太像了。

    *

    一小时以后,饭菜上桌了。

    荣朝凤和荣棠两个孩子的脸色都不太好。

    荣棠吃一口就吐了。

    “妈妈,这鱼也太腥了……”

    太难吃了!

    荣朝凤是典型的敢怒不敢言。

    “你嘴还挺好使的。”白勍指指那鱼:“葱姜蒜还要料酒花椒我都放了,醋也放了,还腥那就不是我的问题了,或许你可以仔细品尝品尝看看,是不是还有点鲜的味道?清蒸鱼大概就是如此了……”

    荣朝凤吐槽:“清蒸鱼不是放这么多的东西吧?”

    荣长玺吃了两碗米饭。

    荣朝凤饭后得出来一个结论,那就是,他爸的味觉肯定有问题。

    荣棠趴在门边看着换袜子的爸爸,问:“爸,你的嘴坏了吧?”

    荣长玺理都没理小儿子,荣啃跑过来他一把抱起来了荣啃。

    在这个家,地位不如狗,说的就是那兄弟俩。

    荣长玺依旧很喜欢荣啃,非常非常喜欢。

    现在客厅里最大面积的那墙上,挂的是一副全家福。

    荣长玺和白勍带着荣啃拍的。

    荣棠跺跺脚。

    未婚时期的荣长玺认为,其实生小孩儿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能别生就尽量不生。

    因为喜悦不如烦恼来的多。

    事实证明他生了孩子以后,真的就是烦恼比喜悦多。

    为什么喜欢荣啃?

    荣啃很让人省心。

    每天吃吃喝喝,只需要遛狗那么两趟就可以开开心心的活着,不会增加任何的麻烦,甚至它会守着你,让你安心。

    家里的这两个小孩儿,到现在为止,没说有多特别讨厌的感觉,但也没感觉有多欣喜。

    不当爸爸的时间里,他宁愿和荣啃待在一起。

    所以荣长玺会毫不犹豫的抱起来了荣啃,冰着脸拒绝和儿子沟通。

    这不是他的上班时间,他很累。

    身体累脑子累,他不想应付那两个小子,他只想安安静静和狗待一会儿。

    白勍和老大并排,顺便喊老二看车。

    荣大夫拉着狗慢吞吞跟在后面。

    他很喜欢白勍的一点就是,白勍真的可以完全的不管他。

    知道他需要休息,不会多和他讲一句话,不会关心他不会操心他。

    他现在就是想当个聋子和哑巴,想当个孤孤单单的荣长玺,他需要绝对的安静。

    *

    “爸,你走的太慢了……”

    “爸……”

    荣棠理解不了大人的世界。

    或者在他的心目中,爸爸妈妈都是超级英雄。

    什么问题都能解决。

    不存在需要想要一个单独的空间。

    走两步一喊。

    荣长玺只觉得疲惫不堪。

    只是上班就还好,做和工作相关领域内的再累他似乎也扛得住。

    有些时候面对着孩子,他想要……躲。

    白勍看见丈夫的眉头一直紧皱。

    “你别去了,我带他们去趟商场买点东西,回头我们娘仨去看场电影……”

    荣长玺又拉着荣啃回家了。

    荣啃很乖。

    特别别特别的乖。

    吃饱了喝足了也被遛弯了,跟着主人一步一步往家里归。

    安安静静的家中,荣啃老老实实的趴在卧室的门边,偶尔爬起来去咬球球玩。

    屋子里真的很安静。

    没有孩子的吵闹声,什么都没有。

    荣长玺可以躺在床上,躺平了睡。

    ……

    白勍更多的注意力就是放在荣棠的身上。

    年纪小又喜欢到处跑,稍微一个盯不住就跑没影子了,幸好商场里的人不是特别多。

    “我爸怎么了?”荣朝凤问。

    “大体上来说,就是成年人的烦恼。干一份工作的同时还得兼顾家庭。”

    其实男人也会累!

    死撑着不讲而已。

    她家大荣从来就没抱怨过,我很累我想要休息,或者你自己把他们带出去给我一个安静的环境。他什么都不说,只是表情会变得很丧,对什么东西都提不起来兴趣。

    “妈,你不累吗?”荣朝凤问他妈。

    在爸妈之间,他认为他妈会更累。

    他妈常年无休,当然什么家务也都不做,挤不出来时间做嘛。

    “偶尔也累,但明显你爸更累。辅导孩子这活儿就算是给我两千万一年,我也干不了。其次呢妈认为能出去拼事业的比留在家里干家务的相对来说轻松点,我特指我们家啊,我们家的情况呢,大部分的事情都你爸爸扛了,对吧。”

    揉了儿子头发一把。

    小凤躲了。

    长大了。

    就不太喜欢母亲动手动脚的了。

    他是个男人!

    “所以啊将来娶老婆,得想好了再娶。自己能扛起照顾家庭的责任,不会让人家嫁了你觉得委屈,对你对她其实都好。”

    “就像我大嫂和我大哥那样呗。”

    “对对。”

    荣棠冲过来:“妈,我想买个玩具行不行?”

    “行吧,今天我心情好。、”

    荣棠抬着头看他妈问:“妈妈,你还哪天心情好?哪天心情好你就接我回家呗。”

    妈妈心情好,他就可以买玩具,多好!

    荣大夫的坏心情,这小半个月的亲子时间全部留给了白勍。

    带着吃喝玩乐其实都没什么,这方面她特拿手。

    难为人的就是,带着学习!

    白勍就想,什么家庭敢要二胎啊?

    辅导大的还要辅导小的。

    小的那个还好说,多少能糊弄过去。

    到了大的这里……

    白勍拿着卷子看,很认真的看了,然后就发出疑问。

    “啥啊?”

    “这是啥?”

    什么玩意儿啊?

    压根看不懂。

    要了老命了……

    荣朝凤吐槽他妈;“啥啥啥啊?你看了半天就一个劲儿的啥啥啥。”

    “看不懂啊。”

    荣朝凤:“你念过初中吗?”

    “正经初中毕业的呢。”

    “那还看不懂?”

    “你这……不按套路来啊。”

    荣朝凤看他妈;“你仔细点看,慢慢看细细的看,我就不信你一道题都不会。”

    白勍觉得哪里好像不太对。

    然后……

    她这是被再教育了是吗?

    认真看。

    还真是有大意的毛病。

    多少年不解这个东西了,半小时搞出来一道题然后扔了笔。

    “不行。”

    放弃!

    受不了!

    如果她真的犯罪了,就让法律来制裁她吧,凭什么叫一个初中生这样折腾她啊?

    “你还差的远呢……”

    *

    荣朝凤是初中又跳了两次,因为孩子确实有点聪明。

    崔丹因为孩子提前上高中,心中各种担忧。

    进入青春期的孩子……

    因为成绩问题,上初中的时候他就被绊过一跤,当时摔了也摔的挺疼,好在后期追上了。

    上了高中特别是他这个班里,优秀的人比比皆是。

    荣朝凤是个不服输的小孩,越输越来劲,可这次惨败。

    让人打的毫无还手的能力。

    放弃了!

    吊儿郎当的学。

    荣长玺原本工作就特别的忙,到了这个时候正好赶上他忙的阶段。

    儿子又拉跨。

    崔丹真的和亲奶奶似的,她捂着不说啊。

    有什么问题她尽量去劝,和白国安想方设法的帮着解决,带着孩子出去玩,怕孩子吃不好一天到晚变着花样的给做,可惜这不能解决任何问题。

    荣朝凤还逃了一节课。

    崔丹没敢和大荣说,偷偷和白勍讲了。

    想着白勍的个性毕竟好沟通嘛。

    白勍约了丈夫,荣长玺硬挤出来的时间。

    谈,肯定是要谈的。

    甚至为了这次谈话,昨儿晚上白勍就在想,以一种什么样的状态去谈。

    你不能太过于正式,正式了容易让孩子紧张有压力,这学习已经压力很紧了。

    进了屋子里,白勍往床上那么一坐,身体依靠着窗子。

    有一点点的懒散状态。

    荣长玺坐的很直。

    荣朝凤见他妈懒洋洋的,他就跟着放松了警惕,整个人都柔软了下来。

    没当回事!

    荣长玺就说这成绩的事儿。

    逃不逃课,对于他来说真的不是大事儿,错肯定是错,但不至于致命,男孩子嘛……

    就说这态度。

    越说越感觉荣朝凤的态度不端正,人家吊儿郎当的完全没当回事啊。

    “遇上一个更强的,就彻底放弃了?”他问荣朝凤。

    荣朝凤和他爸呛呛了几句。

    再能沟通,到了这个阶段,再好的爸爸也沟通不起来,他觉得和他爸有代沟,他爸不知道他想要什么。

    “你又知道什么了?”

    崔丹一听孩子吼,擦了眼泪赶紧敲门:“小凤啊,奶奶中午做了牛排,你最爱吃的牛排……”

    荣朝凤见他奶哭了,就忍了忍气。

    他觉得荣长玺不过就是把自己那一亩三分地的工作干好了而已,干好了以后就跑过来教训他了?凭什么啊?有资格吗?

    他妈赚全家的钱,他妈说什么了?

    他妈有没有逼过他?

    你了解事情的全部吗?

    了解过程吗?

    最后就得一他放弃的结论?

    你行你上啊。

    给他奶给他妈的面子,所以没有继续吵。

    荣长玺自己是个特别要强的人,所以他不太可能理解荣朝凤此刻的心情。

    确实是急了。

    最近工作很累,加上孩子到了这个阶段就不好教育了,他有点急躁,脾气也是上来了。

    小凤被他奶拉着出去吃饭了,白勍拉丈夫:“得了,消消气。”

    荣长玺指外面:“你看看你儿子,现在成什么样了?每天放学什么都不做……”

    “小凤啊,奶奶求你了……”

    荣朝凤握着餐刀,看着他奶听着他爸的话,照着自己胳膊就给了一下。

    “干什么呢……”

    白国安出声了。

    崔丹的哭声从客厅里传了出来。

    崔丹都要难过死了。

    那么好的孩子,怎么就变这样了?

    这不是自残吗?

    抱着荣朝凤哭,还有一点就是,崔丹怕荣长玺动手。

    知道大荣不是个会动手的人,但还是担心。

    心都伤透了。

    觉得小凤的不对劲就是从进早培班开始。

    孩子明明没到那种年龄,你们当家长的就硬拉,你说思想都没成熟拔到那样的高度能行吗?

    “荣朝凤。”白勍来脾气了:“我和你爸怎么着你了?”

    荣朝凤对着他妈喊:“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心里有数。你们也别把谁都当成是懦夫,我在哪里跌倒我就要在哪里爬起来,我也没那么差,我一直都很好。”

    荣长玺反倒是比刚刚瞧起来情绪稳定。

    崔丹哭。

    白国安把崔丹带下楼了。

    崔丹:“再把孩子给打啰……”

    “不能啊,童童在呢。”

    白勍递过来一条毛巾,荣朝凤没接,他妈硬塞到他手里的。

    这一段不是白勍陪着学嘛,荣长玺确实这一个月里盯的比较少。

    “……也不是没学,就是闲放松放松,调整好了再去冲击,他自己也知道出问题了……”

    荣长玺抿唇。

    荣朝凤也抿唇。

    真是亲爷俩。

    动作一模一样的。

    “你先出去,我和他聊聊……”

    父子俩在屋子里聊半天,这回没吵吵。

    谈了些什么,荣朝凤也没和他妈说。

    输给别人他确实不服气,但也用自己的方式方法在努力追赶着。

    小孩儿自尊很强,你稍微一碰触他就容易翻盖子,好在他爸确实没那么大的气性,叫儿子顶两句和他吵吵两声,两人反倒是能谈了。

    荣朝凤第一次学喝酒,跟他妈学的。

    从来没进过酒吧。

    还是托他妈的福气,有幸走进来这么一次。

    成长的麻烦似乎谁都有,找到更好的解决方式就过去了。

    荣棠的成长烦恼就是……

    没烦恼。

    因为脸的关系,这一路走的都非常顺利。

    不是特别优秀的人,从小他爸对他也没有过多的要求,学什么样就算什么样。

    最近网上搞了个西虹传媒学院最帅男学生视频,一堆女生点开视频看。

    就这?

    就这啊?

    看起来也就普普通通的水平。

    前面看了三四个,都恨不得马上关上视频了。

    “我去!”

    到了第六个一闪而过的小男生的脸,姐姐们拿着手机又往回翻。

    确实有好看的!

    又青春又好看,而且特别阳光的那种。

    “发型都好好看……”

    荣棠约了他妈一起去剪头发。

    不约不行啊,为了蹭老妈的理发卡。

    剪一次两千多的价格,他一个穷学生哪里负担得起啊。

    就得蹭。

    他老妈可有钱了!

    白勍下楼就瞧见小儿子了;“你那头发还怪好看的。”

    老大喝酒和她学的,老二染发是她带着去的。

    “好看什么呀,忒长了。”荣棠拨弄拨弄自己的头发,胡乱抓了一把:“妈,一起去理个发呗。”

    “我都这么大岁数了,你和我一起去干什么?”

    “别呀,多大岁数都是我亲妈啊。”

    “我不愿意和你一起去。”回回带着个小尾巴,她还不愿意呢。

    “别啊,老白!体谅一下穷困大学生的需求。”

    对着亲妈眨眼睛,恳求老妈可怜可怜他。

    “你不是搞了个什么什么文化公司吗?大老板还用蹭亲妈这点理发卡?”

    “别啊,我那公司就赔钱来着……”

    荣棠是学传媒的,学以致用嘛。

    和几个朋友搞了个公司,但就目前的状况来说,真的就是各种赔!

    “那行吧。”白勍上上下下打量小儿子,摇摇头:“可惜脸了。”

    荣棠一听。

    “别啊,别可惜啊,用得上的!”

    白勍不愿意带荣棠出门的原因就是,有那聪明的人呢猜着这个是她儿子,有那不聪明的以为这是她养的小!

    白勍就一脸无语。

    她儿子是挺好看的,但问题不是她的菜啊。

    她喜欢成熟稳重的,就荣教授那款儿的。

    荣棠这个性有些跳脱,蹦蹦跳跳的她能看上他啥?

    看上他就和一个大马猴儿似的?

    *

    最近网络红了一个大二的学生。

    这学生是怎么红的呢?

    第一这人喊话的对象是之前那位在网上红起来的航天发射场的指挥员,其次就是他长了一张特别好看的脸蛋。

    科学家嘛,你知道的总是备受关注一些的,谁也没想到那位指挥员回话了。

    其后荣棠就凭借着调侃指挥员实火了一把。

    喜欢他的女生比比皆是,瞧不上他的男生更是数不清。

    这种蹭热火起来的,玩的不就是不要脸!

    谁不要脸,谁都能上!

    人家什么学历啊,你什么学历?你和人家喊话!

    ……

    “老哥……”

    荣朝凤挽着袖子,看了眼前的人一眼。

    “嗯。”

    “别这么严肃啊。”荣棠上手替他哥捏肩;“你怎么回来了?不发射火箭了?”

    荣朝凤又看了荣棠一眼。

    “奶,你们去哪儿啊?”

    “你哥说带我们出去度个假,他难得有个假期。”

    “那也带上我呗?”

    崔丹就笑:“你有时间吗?你不是一堆的事情吗?”

    外面传弟弟蹭哥哥的热度,就崔丹来看,小糖糖学的是大众传媒对吧,那他能把自己喊红了证明他有本事啊,学以致用了啊。

    “我有……”

    *

    崔丹的晚年。

    崔丹以为自己的晚年不会太差。

    为什么呢?

    因为她有钱。

    因为白国安对她特别特别的好。

    但白国安先去世了呢?

    白国安八十来岁就没了,剩下崔丹一个。

    崔丹怕过。

    但怕的同时,想着她对白勍不差的,按道理就算白勍不愿意管她,她还有钱对吧?看在钱的份上……

    崔丹一百岁的时候还能走能动。

    和孙子生活在一起。

    崔丹一百岁的时候,就连荣长玺和白勍都照顾不了她,因为那两位都已经是上年纪的老人家了。

    照顾奶奶的责任,似乎就……

    好像看起来,崔丹一定会悲催。

    但……

    荣朝凤是崔丹一手养大的,荣棠也是啊。

    白勍和荣长玺还能行动自如,所以这兄弟俩似乎没有太多管过父母什么,也很庆幸父母身体还说得过去,可以互相照顾。

    荣朝凤和荣棠担起来了照顾奶奶的责任。

    背弯了,但人并没有糊涂。

    一百岁摔了一跤,崔丹的脑子开始有点不好用了。

    荣朝凤和荣棠是交换班的侍候奶奶。

    亲自侍候。

    荣棠是自己做公司的,大多数都是半夜写稿,睡的很晚,照顾崔丹的主要责任就在他的身上。

    他奶奶……也作人。

    但是作的挺可爱的。

    荣棠写稿子呢,房间里乌漆嘛黑,崔丹夹着被进来了。

    要睡在孙子的床上,不然睡不着。

    “你快点睡吧,我干活了啊。”荣棠对着他奶奶笑笑。

    崔丹一百零一岁,小糖糖成家了。

    妻子眼见着就要生了。

    荣棠是上侍候他奶,下侍候他老婆。

    儿子出生了以后,小的作老的也作。

    崔丹到了晚上就不睡觉,荣棠的儿子也是到了晚上又哭又喊的。

    或许真的就是个伴儿吧。

    家里每天的日常,就是崔丹又喜欢上这小孩儿了,崔丹又讨厌这小孩儿了。

    慢慢孩子会跑了,崔丹就连起都起不来了,脑子时好时坏的。

    自己也清楚自己的大限将至了。

    活够了!

    活够本了!

    没想到!

    她以为……

    孩子往她的嘴里喂什么,崔丹晓得好像是酸奶,她努力吞咽着。

    孩子拉着她的手。

    因为藏遥控器她和孩子打了起来。

    因为孩子喂了她酸奶,她又决定原谅这小孩了。

    她已经不能走了,但是荣棠开着房车载着她载着小孩儿回了她老家一趟。

    崔丹越来越困了,也想白国安了。

    *

    白国安过世的时候,拉着白勍的手没撒开。

    什么话都没留下。

    其实就是……不放心。

    不放心崔丹!

    崔丹是外姓人。

    崔丹没个孩子啊。

    他想象中的是,崔丹先走然后送走她他再走,给崔丹一个保障。

    保障妻子晚年的尊严。

    可……

    世事难料。

    白国安想说,但话就梗在嘴边。

    他不能说。

    不能提要求。

    要闭眼的时候,他听见有人在他耳边说:“爷爷,你放心去吧,我会照顾我奶的。就像我小时候我奶照顾我那样的照顾她……”

    白国安闭上眼睛了。

    人死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担心也仅仅是在弥留的前一刻而已。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0-2019 射影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